For a better experience please change your browser to CHROME, FIREFOX, OPERA or Internet Explorer.
Prince Edward Island 愛德華王子島省

Prince Edward Island 愛德華王子島省

跨海過聯邦大橋,前往愛德華王子島省。愛德華王子島省是全加拿大面積最 小的一個省,島上所有的城鎮、景點之間車程都在幾十分鐘到一兩個小時之內。 從聯邦大橋下來向島上的夏洛特敦方向開,也就 20 來分鐘。路過海邊的美麗小 鎮維多利亞,這里準確地說應該叫維多利亞村,因為真的很小,進鎮子的時候沒 註意,一腳油門,開過了。小鎮里有幾家藝術館、畫廊、餐廳等,最美的還是碼 頭一帶。

夏洛特敦 聯邦的誕生地

夏洛特敦,作為愛德華王子島省省會 及該省最大的城市,在1864年見證了加 拿大的誕生。1534年,雅克·卡蒂亞來 到這座小島,並且把這里命名為“聖肖恩 島”,他應該是最早到達這里的歐洲人。 1763年英法戰爭,這座島被割讓給了英 國,給這里改了一個非常有英倫特色的名 字:聖約翰島。兩年後,薩謬艾爾· 霍蘭德來此巡察,把這里改名為夏洛 特敦,以此向英國女皇夏洛特致敬, 並且建議設立這里為愛德華王子島省 的首府。1865年,夏洛特敦才正式 公佈升級為城市級別,並且後來成為 了聯邦的誕生地。所以對加拿大人來 說,夏洛特敦的歷史意義是非同尋常的。省議會國家歷史遺址,正是當年 簽訂協議宣告聯邦成立之地,這里如 今也成了省議會大廈所在地。不過因 為年久失修,當地政府正在對它進行 徹底重修,據說完成這個工程要大概 10年之久。

這里還有幢老房子Beaconsfield 相當出名。房子建於1877年,是當 年整個愛德華王 子島省最時髦、 最現代的豪宅。 那個時候的房 子,竟然就已經 有中央供暖、煤 氣燈、冷熱自來 水、沖水馬桶等 這些東西了,而 且質量真是沒得 挑,到今天,這 所房子里的人還 在用這套極其古 老的中央供暖系 統。

房子的主人 是James Peake和Edith Peake夫 婦,Edith是當年這里的首席政府官上 尉的女兒,老爸Thomas Haviland的 職位相當於副州長,後來被命名為加 拿大“聯邦之父”。James家族產業 是造船。當工業革命開始,蒸汽船出 現,他仍繼續把主要財產投資生產了 一批全新的大帆船,結果可想而知。 所以這座房子建完僅僅5年,他就破 產了,他們也被迫離開。

後來這所房子抵押給了借他貸款 的銀行家,銀行家死後又把這房子傳 給兒子。然而這房子實在太奢華了, 銀行家的兒子一直不肯住進來,後來 還一度想要把房子拍賣掉,但拍賣流 產。沒辦法只能自己搬進來住,和兩 個妹妹在這里整整住了33年,三個人 都沒結婚,也沒有任何子嗣。所以當 1916年他臨終時,決定把這房子捐給 夏洛特敦政府。

這幢房子在1970年變成了博物 館。這里的傢具雖不是原版的,但都是 同一時代的收藏品。如果想看原版, 屋子的房頂、壁爐等還是原裝的。

紅色海濱賽馬場當“一夜的主人”

如果想要感受當地古老的傳統,可以參加“一夜的主人”活動,這是在英倫國家流傳上百年的一種傳統娛樂活動。在紅色海濱賽馬場,從台前到幕後體驗一次賽馬的過程。

從市區開車大概5分鐘就能到賽馬場。樓上是一家自助餐廳,略有不同的是,這里的桌椅都是呈階梯狀一層一層往下降的。最底下是一面通天的落地玻璃牆,所以整個餐廳就像是一個巨大的看臺,可以一邊享用美餐一邊看賽馬,順便還可以下註。

對於一個完全不瞭解賽馬的人來說,這里的一切都新鮮。桌上放著一本像雜志一樣的東西,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馬經”吧。裡面詳細地介紹了每個場次出場的馬和它們的賠率,中間還會有插頁寫著“專家推薦”,建議你買哪匹馬可以贏錢之類的。既然選擇了體驗“一夜的主人”,我的精彩夜晚從這里才開始。選定座位後,有工作人員帶我走到賽馬場後面的馬廄參觀。裡面每一條通道兩邊都有大概十來個隔斷,也就是說一條通道兩側最多能圈十來匹馬。研究的規則是一個馬主人會給一整條通道,看來沒個十匹八匹馬還真沒法參加比賽。

作為今天晚上的主人,我也選擇了一匹“屬於”我的戰馬,它看著很高大、很威猛、很漂亮、很有冠軍相!我問馬主人這匹馬賠率怎麼樣,他說這匹的賠率還真不好說,因為它今天第一次正式參賽。

從馬廄出來,外面的場地里已經有很多騎手在熱身了。我發現這里賽馬騎手並不是騎在馬背上比賽,而是坐在後面的小車里。

回到餐廳拿了一堆好吃的,剛剛坐定,只聽到小喇叭響起,第一場正式比賽就要開始了!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一堆馬呼呼呼地從餐廳前面跑了過去。這些馬在賽場上激戰得不可開交,轉眼間,第二圈就要跑完了,終點就在看臺前。聽到廣播裡面那個主播激情四射地解說,整個現場的氣氛全被他帶動起來了,那個語速那個爆發力、那抑揚頓挫連珠炮似的強大貫口,說得那是真心好,可惜一句沒聽懂。不過他那種一氣呵成的連貫性,要不是因為看現場,我絕對以為他是在家背了好幾天稿子才來解說的。

根據賽程,我選擇的馬是第五場上陣,激動人心的時刻就要到了! 比賽一開始,就只見八匹駿馬齊頭並進飛馳在賽道上,一圈下來,已經分出了前後陣營,不過離得太遠我也看不清到底哪匹是我的馬。最後沖刺的時候,前面五匹馬幾乎是裹成一團同時沖線,真是殺得難解難分啊!等排名結果出來,我的馬排第六,也不錯了,第一次比賽就沒墊底。

在我的強烈要求下,工作人員還帶我去見了現場解說的那位神人。 一見面,竟然是一位十分和藹的老爺爺。老爺爺很親切地跟我打招呼,問我從哪來的,下註了沒。我說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看賽馬,他很驚奇,問:“你們在中國不玩賽馬嗎?”我沒聊幾句,就聽到鬥志昂揚的小喇叭又吹響了,老爺爺禮貌地跟我說了聲失陪,然後就轉過身去開始下一場解說。

賽馬進場了,老爺爺身體前傾,突然就爆發出了一連串像竹筒倒豆子似的瘋狂播報,而且完全是脫稿。只有在介紹每匹馬的時候他會偶爾看一下手裡那份馬經,確保自己播報的數據是準確的。就在介紹完賽馬和比賽開始中間這麼個檔口兒,老爺爺還不忘記調侃一下我。他插播了一句“現在我身邊有一個從中國來的小夥子,今天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看賽馬,也祝他今天在賽馬場上有個好運氣。”把這麼長一句話翻譯成英語有好幾十個單詞呢,他老人家幾秒就說完了。還沒容我回過神兒,比賽正式開始了。第二圈,比賽進入了白熱化,再看老爺爺,離話筒越來越近,眼睛一刻不離地死死盯著第一軍團,隨著比賽越來越激烈,他的解說也越來越快。我忽然發現,老爺爺整個臉都憋紅了。全部賽馬都沖線之後,老爺子做完最後一句解說,就呼哧一下坐回轉椅裡面,整個人的狀態立馬不一樣了。

卡文迪什 創造了少女“安妮”

在西北方的小鎮卡文迪什有綠山牆歷史遺址。這里是《綠山牆的安妮》作者L·M·蒙哥馬利的故鄉,也是書中埃文利村的原型,一個世紀以來,吸引了百萬名讀者從世界各地前來追憶書中的情節蒙哥馬利出生於1874年11月30號,她跟二戰時著名的英國首相丘吉爾是同年同月同日出生!她出生的村子離這里只有幾公裡,不到2歲時她的母親就去世了。蒙哥馬利的父親是商人,常年在外經商,所以小蒙哥馬利只好與她的外祖母一起生活。她對大自然的熱愛貫穿了她的一生,也在她的作品中得到強烈表現,這與她在海島上度過的童年生活是分不開的這所房子的主人是她外祖母的表親,雖然蒙哥馬利從來沒有真正在這房子久住過,但因為她經常來訪,並且從這所房子得到了靈感,最終創造出了世界著名的少女“安妮”這個形象。日本人對這個形象也鐘愛有加,幾位動漫大師都曾經把她搬上銀幕,還記得有一部片子叫《紅發少女安妮》嗎?這個安妮就是蒙哥馬利小說中的主人公。

這座老屋至今仍然保留著原來的樣子,全世界的此書迷都會專門前往這里,追尋書里那些美好的回憶。除了綠山牆之外,小說里令人神往的“戀人的小徑”“鬧鬼的森林”都在老屋子周圍。

如時間充裕,不妨去旁邊的卡文迪什海灘溜達溜達,開車過去也就2分鐘。漫步在細膩的白沙灘上,欣賞紅色懸崖及風蝕沙丘獨特的景觀,和綠山牆的風格氣質迥異。

達爾維 是歷史遺跡也是古董酒店

愛德華王子島國家公園沿該省北岸延伸60公裡,是加拿大最著名、最有代表性的國家公園之一,不僅有豐富的自然資源,還有重要的歷史價值,尤其是達爾維國家歷史遺跡。

海邊的達爾維其實是一家古董酒店,而且時至今日仍然在正常運營當中。別看這只是一家酒店,它卻有著非常悠久的歷史,經歷過無數次變革。達爾維最初的擁有者叫亞歷山大·麥克唐納德,出生於蘇格蘭北部,小時候跟家人一起移民到了美國。59歲時,亞歷山大成了肯塔基標準石油公司的老大。不幸的是他的女兒先他而去,也許是為了緩解家人離去的悲傷情緒,亞歷山大一家就來到了愛德華王子島省。他們喜歡上了這個地方,於是決定買塊地,建座別墅。

在那個時代,有錢人建海濱別墅已經成了一種時尚,住在城市裡的人為了避暑,大多會選擇到美國東海岸或是加拿大大西洋沿岸蓋別墅。當時亞歷山大已經在巴德克有了一座別墅,達爾維的這座,他就找了同一家建築公司來建造,酒店從內到外都採用了當時最流行的安妮女王復興風格。雖然建造了別墅,但亞歷山大並沒有在此居住很長時間。後來,這座別墅又經歷了數次買賣,愛德華王子島國家公園建立時,它被移交給了州政府。酒店把一樓的公共區域設成了開放空間,游客也可以進去拍照打卡。

leave your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頂部